2017年10月21日 星期六

10950 days 總結

「做想做的事 成為想成為的人」


這是今年一整年最常想的問題。


關於「想做的事情」


然而大多數時候,對於想做的事情,並不是那麼確定。
是為了讓他人開心所以取悅的忍耐行為?
或是因為消費主義的潛移默化?
以及各種意外的被置入行銷。

「為什麼做這個?」開心嗎?
透過這件事,想要達到什麼目的嗎?

無法回答這個問題的事情,幾乎都被中斷遺忘了。

如果要讓某件事情達到某種層級,必然需要的是:付出時間,以及正確的努力。
既然時間有限,如果想要達到高點,需要的是砍掉多餘的事情。

另外是找出(對我來說)真正重要的事情。


真正重要的事情


也許每個人都不一樣。

其實大多數時候,我們只是自以為知道什麼事情重要

有些人覺得重要的事情會改變,
也會因為發生某些事情,讓你覺得那不再重要。

但我覺得那只是因為你一開始就弄錯了重要的東西


成為想成為的人


幾乎所有讓我開心的事物,都帶有一點反抗特質。
不知道是因為自己和周遭太過格格不入,還是為了反對而反對。

某種出廠設定錯誤的問題。

到現在也接觸了許許多多事
有些事情斷斷續續、
有些東西到了某個段落,突然喪失興趣、
也有些東西,持續觀望當中遲遲沒有出發。

所以對於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人,我會抱有一種羨慕和敬意,
雖然也許那只是因為我看不見別人的掙扎和淚水,

就像你看不見我的存在一樣,
如同其他65億一樣渺小的存在。

不特別也不獨一無二
就算今天從世界上消失,明天太陽也依舊升起,現實的特質就是不被任何事情影響的,堅定地走著自己的齒輪,從每一個人的臉上碾過,載走那些留不住的東西。

本來就沒有永恆
因為短暫所以燦爛

那些百億分之一的人寫下紀錄改變歷史,我呢?
我有成為當年想要成為的大人嗎?

貌似是沒有,但我成為了某種意象,一種普通的
某種融合了虛構的幻覺和想像的產物。

符合某種社會化的規範。

應該做的和不該做的,應該說的和不該說的,
符合時宜的扭曲妥協的,現在。



我有成為我想要成為的人嗎?

我有過上我想要過的人生嗎?


也許做了很多看似白費的努力,但最後總是會串連起來的。


我有讓世界成為我想要的樣子嗎?


會讓你看到的,我想要的世界。

這是接下來的日子要做的事。

2017年9月11日 星期一

[食記] 五之神製作所 沾麵(松菸)

號稱新宿最強濃厚系海老沾麵
(由來是原本開在東京的店家有一隻蝦湯麵賣得很好,所以單獨拉出來開了專賣店)


如圖所示,就是非常蝦的一家麵
一開門迎面而來滿滿的蝦味

只提供三種麵:原味蝦沾麵、番茄蝦沾麵、蝦湯拉麵
分大中小碗,中碗跟小碗一樣價格


蕃茄沾麵,小碗
裡面有一點青醬、給了一片脆片麵包,還有主角蝦湯,
店家說明的吃法是先分開品嚐,再沾番茄蝦湯吃,

首先這個麵包酥脆不硬值得褒揚,
青醬爽口清香,到這邊覺得,啊好像是拉麵版的青醬麵~
但旁邊這個番茄蝦湯不得了,裡面有幾塊豬肉、還有雞皮雞肉,跟甜的滷筍子
濃濃的蝦甜味把這些味道融合在一起,超神奇!
味道不鹹,整體而言是一種濃郁偏甜的感覺,
但入口之後微微的酸度又可以讓人一口接一口,明明是小碗,吃完之後卻非常充實。

最後加入些冷開水,變身成冷番茄蝦湯,
蝦子的味道變得更明顯了,一下就喝完了

是會讓人想要回訪再吃的麵


原味中碗長這樣

吃者形容:
「湯頭濃厚不膩,麵條Q彈,附著醬汁之後入口,可以感覺到濃濃的蝦味在口中迸發。」
(坐在旁邊的我一瞬間彷彿看見了國興衛視的logo,還有字幕這樣)

假日需要離峰時段去,否則會排死,
另外老闆說平日人不多,所以比較適合蹺班來吃(喂


東京新宿 つけ麵 五之神製作所 台灣
地址: 110台北市信義區忠孝東路四段553巷6弄6號
電話: 02 2746 6867

[食記] LeTAO 小樽洋菓子舖 (松菸店)



人稱北海道行必吃甜點,
但自從知道隨時可以吃到之後,就好像少了點旅行帶來的夢幻光澤(什麼鬼
而且剛來台灣開店的時候我有一度想說,好從此後人生的生日蛋糕就是這個了
殊不知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。。。哎等下又扯遠了,我們鏡頭拉回來一下

來這裡必點的當然是上面這個set,一次品嚐所有明星商品(播報貌
但說真的,巷子裡超推:招牌起司蛋糕、霜淇淋

如果有去北海道,招牌一定要買兩個
一個當天嗑掉一個隔天嗑掉
然後機場再追加。。。(來人阿快阻止

總之(轉很硬)現在點上面的組合可以再加個一百卍解
阿不是,多一塊奶油方塊
阿不是,是黃金重乳酪

長這樣



意外很清爽的重乳酪,頗好吃
此時朋友神來一句「所以可以加幾次?」

正妹店員露出困惑的表情說要問一下
這裡不是教大家搭訕的地方
所以就直接公佈答案了:可以加無限次喔!

(正妹燦笑爽朗的說「無限次喔!」的瞬間,真的感覺有花瓣噴出來的港結~(喂))

現在有這個季節限定的芒果聖代,
不想單吃霜淇淋也可以點這個。

整體而言處在一個小貴但能接受,
光想想要飛去的機票錢突然就舒坦了。

在你想要看見之前,世界是透明的


只能說人一閒下來就容易胡思亂想,所以誕生的這篇。


最近忽然覺得:
事只是事,要怎麼解讀,或是有什麼樣的感受,那是每個人的事情。
而且在事或物接觸之前,能夠感知道某件事情,取決於每個人內心的理念。

通常源頭是因為這件事情的某些部分和你的理念有共鳴,所以這件事能夠被你察覺,於是你才產生了這些想法。

人不會發現自己不在意的事情,
人會說的都是自己在意的事情。

於是可以反向找出,喔,原來這是你看到的角度,
原來這是你在意的事情。

人會透過說出或做出某些行為,用以獲得他所想要獲得的效應。

所以如果去想說「看到這件事,我直覺產生的想法,是對方想要我產生的嗎?」
就會發現,某程度上操作無所不在,
畢竟溝通就是透過自己的言行,去影響其他人,去達成所想達到的目的。
當然「目的」在這裡是中性詞,可以是「操控」也可以是「相互理解」。

如果能知道「因為自己在意什麼,所以注意到這件事,從而產生想法。」
這件事就是元認知,指的就只是認知的認知,
可以幫助自己客觀的,從另外一個角度對話。

透過這樣的方式,把「我的感覺」抽離之後,你可以找到自己的想法,
「為什麼我會注意到這個?」
「我覺得如何?」
「這真的是我想要的想法嗎?」
「還是這是對方希望我產生的想法?」

畢竟笛卡兒的主張是普遍懷疑論,也就是說「凡沒有經過我明確認識的東西,我絕不接受」,這樣的人生是有點累人,不過蠻有趣的。

所以會說「我思故我在。」
當能夠徹底懷疑存在,你才能算是存在。

至此會覺得,啊所以我忽略的事情還有太多太多,
尤其當發現其他人在意的事情的時候,會想要在那樣的地方多著力,
雖然反應還是太慢,力量還是很小,但我會加油的。

2017年9月7日 星期四

[食記] 二分之一廚房(台北 中山)


終於要認真來整理照片補食記了...orz

話說這間店,第一次訂位遇到臺北大停電,老闆還特地傳簡訊通知
但我實在太想吃手工麵條了,所以又訂了第二次科科



套餐附湯:南瓜濃湯
不是很細緻的那種,有南瓜顆粒
挺香濃的份量也很足
秒嗑掉之後滿心期待麵登場


海鮮辣麵(應該不是這個名字(你看看沒有馬上寫就會這樣)但基本上就是有海鮮的辣味麵(廢話))

海鮮份量很足,有小管、蛤蜊、蝦子一大堆
重點是這個辣粉不會很辣,但有一股香料香氣,跟上面的帕瑪森起司很搭
還有手工麵美味一百,能附著醬料又帶有適當的韌度



有蛋的pizza(印象中名字是松露蘑菇什麼的)
但我只要有看到蛋的pizza就會非常想點(沒有任何根據)
聽說現在雞蛋很危險吃一個就會超標,想說跟捧由一人一半,有難同當(並不是)

松露跟蛋超棒~~~
松露香氣加上雞蛋和起司,還有蘑菇的濕潤口感~~
餅皮是我喜歡的澎起來的
雖然有一個角焦掉了但瑕不掩瑜拉



打卡送的點心,誠意一百
洋蔥圈和薯條,胡椒起司不錯



附餐甜點:香蕉巧克力派
好吃!巧克力香濃,派皮新鮮

就是顆不過不失的提拉米蘇


吃飯的時候,一直有人來外帶
也是,要是這家開在我家附近,我應該也會常常來外帶科科

大套餐:60元的飲料+湯+甜點
這樣吃下來:485元/人

店家感覺外場有點人手不夠,所以倒水拿紙就自己來,我是沒差,但如果非常在意服務的人可能要考慮一下~


one of two 二分之一廚房
地址: 10491台北市中山區中原街139號1樓
電話: 02 2585 9258


2017年8月27日 星期日

有一種家長


在別人家小孩面前數落自己家小孩。

「你看人家多有耐心。」
「你看人家多有禮貌。」
「你看人家好聰明。」
「你看人家數學多好。」
「你看人家書讀多少。」
「你看人家⋯⋯」

但這些家長沒有看到的是,
那些無數的日子中,當假日清晨你在呼呼大睡,這些家長在家裡陪讀。
當你在電視綜藝節目前哈哈大笑,他們在送孩子上才藝班。
當你隨手塞錢給孩子買便當,他們下班之後手刀回家煮飯,一邊做飯一邊和孩子聊天

說說今天做了什麼、有什麼煩惱,各種想法的對話。


我有時候會覺得,除了表象之外,要去看形成這些背後的因素,
並且在這些因素之內之外,你又做了那些事情。


會突然說這些,也是因為在某次聚餐,又聽到這樣的評論:「中國的支付寶/微信/⋯⋯好棒好先進,我們要完蛋了/要滅亡了⋯⋯」

首先我覺得很多事情都有一體兩面,沒有絕對的好,也沒有絕對的壞。

不可否認有某些經濟體系基於他的量、基本盤、政治性質,有絕對優勢的人的確可以從中獲取廣大的方便和利益。

但你不會因為美國火箭發射就覺得自己要死了。
你也不會因為南韓經濟大發展就覺得自己要死了。

那麼你做了什麼呢?
因為覺得這裡不行了,到其他國家賺錢,或是逃離這裡,我覺得都很好。
你要回來用這裡的健保,我也覺得無所謂,那就是體制本來允許你這樣做。
(良心上是另外一回事)

但光是看到其他人光彩的一面就回頭數落自己家

你有事嗎?

還說著「哈哈你們都不知道吧,也不關心啦齁。」

除了吃喝玩樂之外毫不關心,跟你討論過還被說「政治好髒好糟糕喔」的人才是最沒資格說這句話的人吧。

台獨統一還是維持現況怎麼樣都搞不清楚的人,邏輯也很詭異的傢伙。
還說著「我是理工組喔,不要想騙我哈哈哈」的話,
都畢業快十年了,研究所也畢業要六年了,就別再拿那些過去說嘴了吧,
這樣再過十年,你也會變得跟那些只出嘴的討人厭三寶一樣了啊。


這樣想著的我,默默啃完餐點,和那些人道別,
和我曾經的青春道別。


沒有了父母,小孩還是小孩
沒有了小孩,就不是父母了


我不想說那些國族榮耀之類的事,那只會讓人渾身不自在。
只是就要步入中年的自己,
也不是可以繼續躲在誰的背後,聽著誰說的話就完全照辦的年紀了。
對於現況感到不滿的自己,做一點什麼,帶給後人一點小小的希望。

點一盞燈,點一支蠟燭,
就算不會大放光明,也想默默的成為其中的推手。

就只是這樣而已。

2017年8月26日 星期六

所謂價值觀


不是你的選擇,而是你現在的樣貌。

價值觀不是做的決定,也不是說過的話,而是做過的事。
這些事情成就了你現世的樣貌。

簡單來說,就是和喜歡胖/瘦、想要減肥/增重無關,而是現在的體型和生活方式。


如果沒有去挖掘自己,就會跟隨著現世的價值觀。
這樣沒什麼不好,畢竟大多數人的價值觀就是現世的價值觀,而你可以獲得非常非常多人的認同。


但如果感到焦慮不安,那或許只是因為你的價值觀和現世版本不太一樣。

硬要說的話,每個人都是一個獨一無二的個體,如果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,相對來說可以少一些焦慮,多一些明確。

所以得往內挖掘。

這也是為什麼有的人看起來擁有很多,po文卻老是散發出濃濃的焦慮感。
因為他必須獲得更多他人的認同,來肯定自己的價值。


往內挖掘,去找出「自己開心的核心」


作為一個人,你的喜怒哀樂必定與他人有關。
被尊重、被珍視、被崇拜、受人喜愛、受人歡迎、受重視⋯⋯
因為「做了什麼樣的事情」或是「說了什麼樣的話」
他人的反應是一面鏡子,可以讓你重新檢視自己究竟想成為什麼。


價值觀不一樣,那也沒有什麼所謂,後來覺得。

就像我離開上一份工作到現在,隔了非常久的時間沒有發文,那些時間是一個去檢視的機會,去挖掘什麼東西其實才是自己覺得開心的事物。

對我來說是和重要他人相處,對於自己國家的認同,和想要做一點什麼的努力。
那是誰也奪不走搶不去的,即便看起來非常奇怪,反正我本來是那樣。

但蠻開心的,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成為自己想成為的。